首页 头条 博涯资讯 东南亚新闻 查看内容

梁洁莹:新年新礼仪

2024-2-7 07:40| 发布者: 半面泪妆| 查看: 1019 |原作者: 半面泪妆|来自: https://www.orientaldaily.com.my/news/longmen/2024/02/07/629242

摘要: 倒数几天就是农历新年了,你又准备好过新年了吗?说起农历新年这回事,有人欢喜有人忧。撇开“年年难过年年过”的经济压力,近年...

倒数几天就是农历新年了,你又准备好过新年了吗?

说起农历新年这回事,有人欢喜有人忧。撇开“年年难过年年过”的经济压力,近年来中国也有不少文章探讨“年轻人不再热衷过年”、“年轻人不喜欢走亲访友”及“年味逐渐淡化”等话题。

事实上,不喜欢过年的群体不分年龄。为何农历新年本是团聚的日子,却有人不喜欢过年呢?相信除了繁文缛节外,一些过度的关心和礼节,确实让不少人既期待却又怕受伤害。

有人怕被催婚、有人怕被催生、有人怕被攀比、有人怕被攀问……如果你有看见网络上流传那些一道问题要给多少钱红包的图表,虽说揶揄好玩居多,却也无形中佐证了确实存在很多人怕拜年时被人根究著实,担心原本的拜年团聚变成了问答大会。

如果家有特殊儿,一些父母还要担心亲友们的不体谅,孩子的脱序和不受控恐被亲友长辈指点说教成野孩子。一般小孩都不时会有不按套路出牌的出人意表,更何况是需要更多耐心和特别照料的特殊儿呢?也因此,亲友们的不体谅往往会变成特殊儿家长的压力。

此外,还有谁的孩子比较高薪厚职、谁的孩子又给了多少红包钱、谁的孩子又考了第几名……,可能攀比了孩子再比孙子,这不都给家里的年轻人们压力吗?要攀比的话,倒不如攀比健康更好,比一比谁比较健康,然后分享健康之道更实际。

新派贺岁曲

看有些网红和内容创作者的所谓新时代贺岁曲,歌词里都提到了怼一些长辈的想法及拜年最怕遇到的事情。或许我们可以不喜欢这些新派贺岁曲,但看一看这些歌曲里头的内容,就应该会更明白为何有些人会害怕过年了。

当然,我还记得父母以前教我的拜年和新年礼仪,比如见到人要叫人、不要在别人家里拆红包、不要乱翻别人家的东西等。

不过,因应时代变迁,这个新时代的新年礼仪,应该还包括尽量不要低头刷手机、适当的问候和关心,以免过度关心变压力,以及不要评头论足等,尤其是对别人家的孩子,毕竟每位孩子的状况不同,而且每位父母都有自己的管教方式。

犹如2008年邓智彰词曲的《大团圆》所提,“游子们想念回家园,老老少少庆团圆。围一个圆圈在庭院,诉说每一段思念……大团圆大团圆,不管距离有多远。好朋友在身边,我们约定这一天……”

过年是团圆,也是维系和联络感情,多点宽容、多点体谅,别让拜年文化变成压力和恐惧。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| 收藏

最新评论(29)

Powered by 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