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头条 博涯资讯 乌克兰新闻 查看内容

早人物:纸笔情未了 丹青终晚成

2024-4-7 10:01| 发布者: 家淳秋| 查看: 75 |原作者: 迪拜网

摘要: 去年10月,纸商吴惜梅在密驼路举行处女画展《纸上舞》(Dancing on Paper),将独特委婉的艺术语言融合抽象意境,展示女性裸体素描。50岁才开始绘画之旅的吴惜梅,虽名不见经传,25幅作品却广获好评,几乎售罄,收入 ...
去年10月,纸商吴惜梅在密驼路举行处女画展《纸上舞》(Dancing on Paper),将独特委婉的艺术语言融合抽象意境,展示女性裸体素描。50岁才开始绘画之旅的吴惜梅,虽名不见经传,25幅作品却广获好评,几乎售罄,收入全数捐给慈善。本期《早人物》请吴惜梅分享家庭、事业和艺术的生活点滴,感受她纸上飞舞的璀璨人生,以及大智若愚的人生智慧。
一日,接到好友电话,她在看朋友吴惜梅的画展。她不知友人会画画,看到画功后惊为天人,催促我务必一看。
那是画展的最后一天。我抽不出身,错失了画展,却辗转促成这篇专访。

  
 
吴惜梅个性温和,在会客室访问,像聊天多些。柔声细语的她,让人真切感受到散发出来的正能量。
创立纸业公司 进口优质环保产品
76岁的吴惜梅有四个孙,外貌看起来比实龄年轻许多,她并不掩饰曾申请个人保护令,以及离婚的事。
1987年,她前夫Richard脱离合伙的纸业公司,用自己和她洋名Jane的首个字母,设立RJ Paper,以进口优质环保纸张为主。
创业初期,从零开始,吴惜梅靠的是勤翻黄页,拓展客户群。
当时,许多平面设计和广告公司聚集于牛车水一带,包括客纳街和安祥路。
吴惜梅当时体重约50公斤,每天提着15公斤重的纸张样品和书籍,穿梭店屋,挨户寻找顾客。
“有的店在四楼(没电梯),要爬楼梯上去。”
她最终赢得客户的信任和支持,建立起深厚友谊,有些至今还常相约喝咖啡。
“我们与多个客户一起拿下新加坡航空公司、莱佛士酒店、香港汇丰银行、吉宝集团等的大型项目。”
1991年莱佛士酒店装修后重新开张时,菜单、房卡套、邀请卡、信纸、酒店指南等,都用RJ Paper的纸。
“我不因自己赚了很多钱而高兴。最大的满足感是与客户共事的喜乐。”
许多人说,造纸和印刷业最不环保,但吴惜梅说,造纸导致森林被砍伐,是多年前的观念,如今已不同。
她指出,世界瞬息万变,从能源消耗到废物减少,企业生产也面临压力,须关注业务对环境的影响,让它变得更可持续。
“讨论可持续性之前,要先解除‘印刷品消耗大量树木’的普遍误解。”
自1990年,印刷业已积极推动可持续发展。目前用在印刷品的纸张,几乎全来自可持续管理的森林,造纸业也受严格监管,确保可持续发展。
她指出,RJ Paper的纸,99%是国际非营利组织森林管理委员会(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,简称FSC)认证纸张或FSC再生纸。
FSC认证又叫木材认证,是一种为促进森林可持续经营,实现生态、社会和经济目标的市场机制工具。
“我们买纸都很谨慎,一定要确保纸获得认证,来源可靠。”
她以瑞典举例,当地每伐一树,要种10棵小树苗,待它们大一些,再保留长得最好的。
稽查人员会到森林,检查和确定园主和相关者工作的每个步骤都环保,例如造纸厂释放的是净化水,不影响河流里的鱼儿。
在情感层面 纸张无法被完全取代
2020年,RJ Paper受冠病疫情影响,首次出现亏损。公司开展线上业务,加上政府的援助配套,如今生意慢慢回流。
在那之前,她和丈夫已渐行渐远,对方提出离婚,发展个人兴趣,坚持分产以解决他个人债务问题。目前,吴惜梅处半退休状态,生意交给了女儿林诗婷。
数码化的加速,纸张需求已大幅削减,比如上市公司不再印年度财报给股东,改发光碟。
“但纸张仍具有价值,比如纸质包装比塑料更环保。在情感层面上,印刷版文学书籍和艺术品是数码产品无法完全取代的。
“不可能完全不用纸,重要的是确保消耗的任何东西都有其可持续性。
“37年来,我们赢得了数以千计的设计师、创作者、艺术家和书籍出版商的信任,也直接培养了我对艺术的鉴赏力。”


  吴惜梅在去年10月举办画展《纸上舞》。图为参展作品之一。(吴惜梅提供)
 
只因代朋友学画 生命再与纸结缘
误打误撞,吴惜梅开拓了另一片“纸天地”。
当年,吴惜梅代替缴了学费却须远行无法上课的朋友,到拉萨尔艺术学院学炭笔人物素描。
学了一年,她对画画的热忱欲罢不能,还参与了两次慈善群展。
她也开始为家中四个孙子女画生日卡或连环小画册,题材与寿星公有趣的生活片段相关,当礼物送给他们。
比如,两兄弟搭巴士上学,大的睡过站,小的下车见不着哥哥,在巴士站大哭的情景。
“也画过孙儿上学途中,蹲在地上研究小昆虫。等他们长大,看这些画就能回忆儿时的趣事。”
15名女员工入画 各个都是超级英雄
去年公司成立36年,她将15名女员工入画,让她们化身限量版zine(独立手作杂志)上的superhero(超级英雄),再把这份独具匠心的礼物送给她们。


  RJ Paper去年成立36年,吴惜梅将15名女员工画成superhero(超级英雄),把限量版zine(独立手作杂志)当礼物送给她们。(曾坤顺摄)
 
吴惜梅2005年曾在丹戎巴葛民众俱乐部学习一年的水彩。2018年起,她每两周开放一次办公室,给一群画友画裸画。
谈到喜好人体画的原因,她说,很多画家都认为,人体最难画。“要画得好,必须了解人体的形态、结构、肌肉纹理等等,我喜欢挑战。”
除此之外,画人体如同冥想,可减轻压力和保持平静。
“我喜欢画抽象人物,因为下笔前要先想表达方式,无形中提升了我的观察和想象水平。”
非牟利组织Objectifs摄影与影像中心去年庆祝成立20周年。Objectifs策展人蔡永盛鼓励吴惜梅开个展,协助她挑出2017年至2023年的25幅画作,去年10月19日在中心展厅举行18天画展。

  
   
    延伸阅读
   
  
   
      
   早人物:YouTrip联合创办人朱颖德坚持当行业先驱 只因曾输掉储蓄颜面和自信
  
  
   
      
   早人物:妇理会总裁许雁萍 提升女性地位并非要挑战男性
  
 
吴惜梅把卖23幅画所获的约2万8000元,捐给Objectifs设立所需的暗房。
错过画展的人,可从本地诗人舒然发表在社交媒体的观展感中,重温吴惜梅画作之美。
舒然说:“她以抽象的言语,流动的笔墨描摹女性的线条。她们柔美、隐秘、狂野、飒气、飘逸,兼具力量和自由,奔放且含蓄。”
生平所做最满意的事 40年前携父回汕头探亲
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想再做一回我父母的女儿呢。”
吴惜梅阐述父母的故事后说,虽然很爱父母,但总觉得给他们的爱不够。
“我们12个孩子给父母亲的爱,不如他们给我们的爱,我们因为顾着生活,忽略了他们。”
吴惜梅的双亲,生了六男六女。吴惜梅排老二,有一姐、六弟、四妹。
吴父十七八岁来新加坡,一家人住新加坡河岸,旧国会大厦就是她家。
吴父认为华校生比较会做生意,书如果读不好,至少懂得做生意,所以把五个儿子都送去华校,其中两个儿子果真成了商人。
至于女儿,吴母跟着多数邻居的做法,把五个女儿送去美以美女校,只有大姐读义安女校。
吴父是鱼贩,也批发鱼给酒店、餐馆和路边摊。
她跟爸爸很亲,七八岁时,因体恤爸爸辛劳,自愿早起帮爸爸准备出门的事,直到出嫁。
她会帮爸爸调好闹钟,备好裤子、鞋子,还会观月预测天气,看看隔天会不会下雨,要不要准备油纸伞。凌晨两点,她会起床帮父亲泡阿华田(Ovaltine),然后站在阳台上,目送父亲去工作。
一次,听爸爸说没钱,她信以为真,把自己存的一点钱,统统放进他的裤袋。
出嫁后,四妹接手她的工作,但她依然牵挂着父亲,每晚惦记着他的辛劳。
在吴惜梅眼中,妈妈聪颖而富创造力。“她的缝纫技术特别好,不用纸样就能为床铺缝制龙凤图案。”
吴惜梅觉得生平做得最好的一件事,是40年前,买了旅游票给爸爸,带他回广东省的潮州汕头探亲。
说到这里,窗外正下着雨,她哽咽,接着哭了。
“爸爸第一次坐飞机,很开心。爸爸妈妈很辛苦,为了给孩子最好的,自己却不舍得花。”
生长在大家庭里,她喜欢回忆开心的事,比如父母会在不同的水果季节,买当季的榴梿、红毛丹等水果回家。
拉拔12子女之余 父母坚持热心助人
虽然有12个孩子要照顾,父母仍热心助人,包括捐钱给建校基金,协助需要钱做生意的远亲,从不求回报。
她记得,弟弟念中学时,有个住新山的同学每天长途跋涉到学校念书,父母就邀他同住,最后干脆认他为干儿子。
吴惜梅曾带双亲到新加坡河畔,看看以前做生意的地方,跟他们拍照。两老10多年前相继过世。


  1971年,吴惜梅(坐着右一)的大弟(戴方帽者)从南洋大学毕业,拍了这张全家福。她和大姐(坐着左一)坐在父母两侧,站她后面的包括一对双胞胎弟弟,12个兄弟姐妹的感情至今非常融洽。(吴惜梅提供)
 
她感激父母给予12个孩子公平的爱。“父母的教诲,让我们姐弟妹的感情很好,至今彼此还‘大姐’‘二姐’,长幼有序地称呼着。”


  吴惜梅的四个孙子女每年庆生,都会收到她绘制的生日卡,以日常生活为题材,充满童趣。(吴惜梅提供)
 
多次受骗 不忘行善初心
“可能我的样子好骗。”
这么一说,惹得笔者和摄影同事哈哈大笑,吴惜梅也禁不住笑了起来。
七八年前,上她家油漆的承包商说没钱给儿子念大学,跟她借钱。她心一软,借了1万块,对方开始还一点点,过后就人间蒸发了。
吴惜梅支持黄丝带计划,雇用的男释囚上班没几天,就说被追债,不还的话得重吃牢饭。
“我很同情他,借给他大概2万元。他说,每个月还250元,我想想,要好几年才能还清啊,但也没关系。”
男员工还一两次,后来干脆旷工失联。
最近,连一个做椅套的马国女子也想骗她。“她的收费高,但我觉得给人家赚多一些不要紧。结果,她还打电话来借钱。同事听到了,劝我不要借。”
“借了跑”的情况越来越多,吴惜梅坦言很怕。“我跟儿子说,我不要太多钱,让他替我保管。”
几周前,还有个朋友要数十万做生意。“现在我比较sik(福建话,表示精明)了,我跟他说要跟儿子商量。后来告诉他,儿子不答应。”她儿子之前曾在《商业时报》从事新闻工作。
随口问她,是否是电话诈骗案的受害人?
她有点尴尬地承认,被一个冒用朋友脸书的黑客,骗走4000多元。
“昨天接到一个电话,直接叫我的洋名,我吓了一跳,赶快放下。”
嗯,大娘总算学乖了。
“我爸爸以前教我们,给人家吃一点,不要紧的,但千万不要去吃人家的(不要占人家便宜)。
“他是那种口袋里有10块钱,也愿意借比他困难的人九块钱的人。”
出身英校的吴惜梅,一口流利华语,最近在读老舍的《懒人记》。
她钟爱华族文化,尤其喜欢民歌,年轻时曾加入华乐队,是琵琶手。
再过四天,就满77岁。问她驻颜术,她笑说没有。“可能是心境保持开朗,不去想不愉快的事吧!”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| 收藏

最新评论(0)

Powered by 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