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头条 博涯资讯 乌克兰新闻 查看内容

国际特稿:伊朗总统战 两派谁出线?

2024-6-25 10:09| 发布者: 家淳秋| 查看: 33 |原作者: 迪拜网

摘要: 5月19日,伊朗西部上空大雾笼罩,一架直升机在恶劣天气中坠毁,机上的伊朗总统莱希骤逝。总统宝座悬空,伊朗不得不匆忙选出总统接班人。目前距离总统选举投票仅剩五天,五名保守派和一名改革派候选人,谁能脱颖而出 ...
5月19日,伊朗西部上空大雾笼罩,一架直升机在恶劣天气中坠毁,机上的伊朗总统莱希骤逝。总统宝座悬空,伊朗不得不匆忙选出总统接班人。目前距离总统选举投票仅剩五天,五名保守派和一名改革派候选人,谁能脱颖而出,目前仍不明显。不过无论结果如何,伊朗出现重大变革的可能性不大。
5月19日的坠机突发事故,使得原定明年举行的伊朗总统选举须大幅提前。伊朗宪法规定,在任总统去世后的50天内必须举行选举。伊朗当局商议后,隔天宣布6月28日举行第14届总统选举。
从宣布大选,到登记候选人、选出合格候选人、展开竞选活动和电视辩论,直至投票日,必须在短短39天内完成。如此仓促,总统候选人最好是众人熟悉的脸孔,而且行事作风须颇得民心,才能在短时间内拉拢足够多的选民支持。

  
 
6月9日,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从80名登记候选人中,选出五名保守派和一名改革派的候选人。
他们是保守派的议长卡利巴夫(Mohammad Baqer Qalibaf)、前核谈判代表贾利利(Saeed Jalili)、德黑兰市长扎卡尼(Alireza Zakani)、副总统哈希米(Amir-Hossein Ghazizadeh Hashemi)、前内政部长普尔莫罕马迪(Mostafa Pourmohammadi),以及改革派议员佩泽什基安(Masoud Pezeshkian)。


  六名候选人6月17日参与首场电视辩论。左起为副总统哈希米、议长卡利巴夫、改革派议员佩泽什基安、前核谈判代表贾利利、德黑兰市长扎卡尼、前内政部长普尔莫罕马迪。(法新社)
 
由于莱希在任内贯彻强硬保守派的政策,而且获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支持,因此保守派候选人普遍被认为会成为莱希的继任者,延续他的行事作风。
乔治敦大学卡塔尔分校政府学教授、伊朗研究部主任卡姆拉瓦(Mehran Kamrava)告诉《联合早报》,伊朗的政治局势难以预测,但目前看来两名领跑者是卡利巴夫和贾利利。
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、中国中东学会常务理事王震也认为,卡利巴夫和贾利利的呼声最高,尤其是前者。“两人既有宗教领袖的支持,在保守群体中也有比较高的人气。”
至于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,有学者认为他不会对保守派候选人造成太大的威胁,宪法监护委员会就是看准他无法获得足够支持,因而让他陪跑,以增加竞选的多样性和刺激投票率;不过,有学者认为他可能是一匹黑马。
分析:让改革派候选人参选 或为提高投票率及执政合法性
迪肯大学中东研究论坛召集人、卡塔尔智库中东全球事务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阿克巴扎德教授(Shahram Akbarzadeh)受访时说,考虑到政治合法性的问题,宪法监护委员会必须让保守派以外的候选人参选,这也是为了吸引选民投票的办法,因为执政当局可以利用高投票率来加强执政合法性。
“不过,改革派前总统哈塔米和鲁哈尼过去带来的变革令人失望后,改革派选民不太可能参与即将到来的投票。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佩泽什基安不仅会失去选票,还会失去自己的政治信誉,因为他允许自己被执政当局用作政治工具。”
王震指出,宪法监护委员会可能基于两个目的,批准佩泽什基安的候选人资格,其中一个是为了提高投票率,因为一些选民对于保守派把持权力心怀不满,缺少参与投票的意愿。
另一个目的是允许相对弱势的佩泽什基安参选,安抚改革派人士,减少不必要的国内政治对立,进而增加未来选举结果的权威性与代表性。
不过,王震不排除佩泽什基安成为黑马的可能性。“尽管近年来改革派在发展国内经济、改善与西方关系上屡屡受挫,但是改革派只有一名候选人,选票相对集中。对很多支持改革的选民来说,佩泽什基安成为候选人起到激励的作用,所以不排除改革派在这次选举中背水一战,通过广泛动员提高投票率,奋力一搏。”
根据伊朗官方英语新闻台PressTV的民意调查结果,卡利巴夫有22%的支持率,19.2%人支持贾利利,佩泽什基安则有9.8%。
舍纳赫特分析中心(Shenaakht Analytical Centre)的民调结果显示,卡利巴夫和贾利利的支持率分别是28.7%和20%,佩泽什基安以13.4%排在第三位。
从民调结果来看,尽管卡利巴夫和贾利利的人气高于佩泽什基安,但他们同属保守派,似乎形成内斗的局面。
王震指出,保守派候选人较多,如果投票前没有人退选,选票很可能会分散,不利于赢得选举。
伊朗人普遍不想投选 四成摇摆选票将决定赢家
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分析,一些保守派人士担心五名保守派候选人会分散选票,无意中使唯一的改革派候选人占上风,因此正在进行内部谈判,以集中支持一名候选人。
有传言称,有保守派人士敦促卡利巴夫或贾利利其中一人退选,转而支持对方。
自认领先的卡利巴夫6月17日在电视讲话中,呼吁其他保守派候选人团结一致,让位给他。“我在莱希去世后挺身而出,是因为国家正处于关键时刻,我觉得我比其他人准备得更充分。”
不过,目前没有任何候选人退选。
值得注意的是,参与PressTV民调的民众当中,有41.7%还未决定把票投给谁,另有1.1%民众选择弃权。
这凸显了选民普遍不想投票的心理,而低投票率一直是伊朗政权面对的问题。上一届的总统大选,只有不到一半的选民投票。今年3月的议会选举,投票率只有四成,写下历史新低。
谁能有效争取到这超过四成的摇摆选民,或许就是最后的赢家。
副文一:伊美关系为新总统最大挑战 政策难有大变动
伊朗在国际上面对的种种牵制和压力,包括以色列袭击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事件、一度陷入阴谋谜团的总统坠机事件,以及核相关的制裁行动等,显然会是伊朗新总统将面对的最大外部挑战。
伊朗与美国的关系最为紧张。伊朗1979年发生伊斯兰革命推翻美国支持的君主制后,两国龃龉不断,伊朗也一直受到美国主导的严厉国际制裁。
其中,核问题一直是两国最大的争议,尤其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撕毁《联合全面行动计划》(也称伊核协议),使两国关系更加恶化。
另外,伊朗支持巴勒斯坦哈马斯、黎巴嫩真主党和也门胡塞武装组织,与美国的对手俄罗斯和中国拉近关系,加上以哈爆发近年来最激烈的冲突后,伊朗与以色列关系激化,而美国又是以色列最重要的盟友,以致美伊关系持续剑拔弩张。

  
   
    延伸阅读
   
  
   
      
   伊朗公布总统候选人名单 确定六人参选 
  
  
   
      
   伊朗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登记参加总统选举
  
 
莱希坠机遇难后,有不少人剑指美国。尽管美国否认与这起事故有关联,但伊朗罕见要求美国协助调查空难时,美国断然拒绝,让原本有机会改善的两国关系,瞬间跌入冰点。
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高级研究员多西(James Dorsey)接受《联合早报》采访时说,他认为美国错失了机会,而这在美国会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。“美国两党几乎一致地将伊朗视为敌人。我认为美国现阶段只是在等待看谁是下一任伊朗总统,并希望两国至少能够在某种程度上继续保持联系。”
卡姆拉瓦指出,无论谁接任伊朗总统,美国在整体政策上仍对伊朗持敌视态度。
王震认为,伊朗、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未来不会有根本上的变化,因为美国和以色列目前没有做好和伊朗改善关系的准备,但他不排除未来美伊双方新领导人互相释放善意的可能。“近期美伊之间一直通过各种渠道保持沟通,双方都不希望关系进一步恶化,或是地区形势升级。”
对于国际原子能机构指伊朗将铀浓缩至接近制造核武的级别,王震认为伊朗真正的动机可能是为了报复特朗普政府的毁约行动,同时获得更多筹码继续谈判,而不是制造核武器。这是因为一旦伊朗跨越核武门槛,势必遭到比当前更严厉和全面的国际制裁,这不利于伊朗发展经济和解决国内民生问题,也不利于政权稳定。
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常务董事兼高级研究员辛格(Michael Singh)指出,俄罗斯和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,所以安理会不太可能会对伊朗采取新的国际制裁,但美国和欧洲将继续在其他领域加大对伊朗的经济压力,包括将伊朗革命卫队列入制裁名单。若伊朗向俄罗斯运送弹道导弹,也会面临更严厉的惩罚。
内政方面,多年来国际制裁造成的高失业率和通货膨胀问题,使伊朗人民日益不满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10月的报告显示,伊朗去年通胀率约为47%。另外,22岁的库尔德女子阿米尼(Mahsa Amini)2022年9月因不当戴头巾在关押期间身亡,在伊朗掀起大规模抗议浪潮。尽管反抗声浪已被强行镇压,但当地人心中仍深感不满,随时一触即发。
内政外交的挑战考验新总统的应对能力。不过,依局势来看,新总统不太可能大刀阔斧改变现有的政策和外交方向。
副文二:最高领袖接班人仍存悬念
无论哪个候选人当选总统,终究须听命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,而新任总统会否成为最高领袖的继承人还未有定论。
多西说,伊朗虽然实行总统制,但总统职务实际上等同总理。“伊朗总统可能会,也可能不会影响政策,但政策是由最高领袖决定的,而最高领袖相当于首脑。”


 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已满85岁,谁是他的接班人,是国际非常关注的课题之一。(路透社)
 
阿克巴扎德说,伊朗的政治体系宛如一座金字塔,最高领袖位于最顶端,总统无权打破最高领袖设定的国家政策方向。
辛格解释,伊朗总统对国内和经济政策的控制权,大于对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的控制权,后者属于最高领袖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权力范围,因此新任总统不太可能对这些领域的政策带来很大改变。
然而,哈梅内伊已85岁,尽管他不曾公开任何继承者人选,但罹难的莱希被广泛视为接班人,如今却得重新物色人选。
挑选总统候选人的宪法监护委员会直接向最高领袖负责,而候选人最重要的标准是忠于最高领袖。换句话说,哈梅内伊可以直接或间接影响宪法监护委员会,因此六名候选人当中有哈梅内伊钦点的接班人,也并非不可能。
担任最高领袖条件 须是专职宗教学者
担任最高领袖必须满足特定条件,必须是专职宗教学者。
王震说,六名候选人当中,只有普尔莫罕马迪是宗教学者,但他并不是目前各方看好的候选人。
由此看来,倘若呼声最高的卡利巴夫或贾利利当选总统,也不一定能继任最高领袖。谁能登上金字塔的最顶端,成为伊朗最高掌权者,目前仍不明朗。
关键候选人:

  卡利巴夫(62岁)为现任议会议长,1998年出任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司令,2005年至2017年间担任德黑兰市长,曾三次参选总统。
 


  卡利巴夫在六名候选人中,呼声最高。(路透社)
 

  贾利利(58岁)2001年任最高领袖政府政策规划主任,2005任伊朗外交部副部长兼总统顾问。2007年起担任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,同年被任命为首席核谈判代表。他曾两次参选总统。
 


  贾利利曾是伊朗核谈判代表,作风强硬,并拒绝与西方妥协。(法新社)
 

  佩泽什基安(69岁)是一名心脏外科医生,2001年至2005年间担任卫生部长,2016年当上议会第一副议长。
 


  作为六名合格候选人中,唯一的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,有学者认为他只是陪跑者,但也人认为他可能是一匹“黑马”。(路透社)
 
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| 收藏

最新评论(0)

Powered by 2021